【SJA2Z】之C (0604更新,,,未完)

 
C
aramel  pumpkin pie




甜而且痛





feat. 神兔 fom SuperJunior
      

                
        起範與始源居住的小鎮,過去大抵是以火車站為中心點向外發展而形成聚落的。

        舉凡鎮公所、郵局、警察局、學校、市集、各種商家及餐廳等機能性場所,都不出火車站方圓一千公尺的範圍內。

        築齡近百年,從前叫做東曄堂,因為第三代出了個五歲就能替人把脈看診的神童而改名的神童堂中醫診所也不例外。

        仿巴洛克風、三開間洋樓樣式的神童堂,外牆立面砌有清水紅磚及淺灰細粒洗石子,搭配雕有家紋的立柱及騎樓大拱廊,典雅而氣派;內部則依耐久及試用性不同,分別採用杉木、櫸木、檜木及烏心石等木材架構而成。一樓為診間及藥材房,二樓供家族起居,過去作為傭人房的過水廊邊間房目前住著李晟敏。

        大部份的時間裡神童堂總漂漾著濃濃的中藥味道,遠從未踏入騎樓內就能聞到。唯一例外的時間是李晟敏烘焙甜點的時候。做蛋糕、甜派、小餅干等西點是李晟敏的閒暇興趣,身為物理治療師的手勁運用在烘焙方面巧妙依然。

        人稱神童,如今已屆適婚年齡的申東熙最喜歡李晟敏做的甜點。就像他能單憑嗅覺分辨川芎、蕪荑、麥門冬、五味子、鵝不食草等藥草那般,晟敏做過的甜點,如:巧克力布朗尼、波士頓派、乳酪蛋糕、舒芙蕾、水果塔、布丁、泡芙......他全都如數家珍。不過其中他最愛的還是上頭均勻地淋著香甜微苦的焦糖的南瓜派。 小鎮南瓜產季一到,神童醫生總樂於收下務農的病人們送來的南瓜,讓晟敏做派去。

        這天早上神童便是在二樓廚房吃了南瓜派才下樓準備看診的。

        前晚下班後,圍了圍裙的晟敏在廚房內盡量不出聲吵到任何人地悄悄俐落動作,身著睡衣的神童則在點了夜燈的廚房廊外扒著門框,像個小孩子似的悄悄偷看;直到所有人都入睡了,滿屋子仍縈繞暖暖甜柔香氣。

        冰過後的南瓜派,底層派皮酥而不油膩,表層焦糖薄脆,叉子輕戳即碎,初咬下去時口感十分紮實,其後逐漸轉為柔滑綿密,濃郁南瓜香味緩緩在口中旋轉、擴散。

        神童吃完一塊,又忍不住再切了一塊。

        晟敏已換好工作服,從房裡走出來,他拉開餐桌椅子,坐到神童對面。

        「哥我有事要和你商量。」他低頭撥弄手指,頓了頓。神童點點頭,邊用叉子把焦糖敲得發出小小的喀喀聲。

        「我想搬出去住。」晟敏的聲音就像那喀喀聲般,小而堅定。

        「我媽又跟你說了什麼嗎?你別管他,現在只不過開始去相親而已,到結婚還久得很。老說要把你那間房改建成小孩房,聽著都要頭痛了,也想太多太遠了,對象都還沒決定哩!」

        「不是這樣的。這件事我已經考慮很久,只是一直沒和哥提起。哥,我真的非常感謝你在我學校一畢業就找我來這裡做這份工作,還讓我住在家裡。這麼多年來,我和這 個小鎮上的人們漸漸產生許多關聯和友誼,我真的很喜歡這裡,所以,才想要在這裡擁有一個自己的家。這並不是因為神童堂對我來說不像個家,哥與哥的家人對我 來說當然是像家人一般,只是,還是有些不太一樣。請原諒我吧,真的很抱歉。」

        「說什麼抱歉與原諒啊,你說的也對,你都這麼大的人了,也有一定的經濟基礎,本來就該擁有自己的家與空間不是嗎。」神童將叉子上的餡料送入口中,擠出一抹微笑。

        「哥你不要擔心,就算搬出去,也不會住太遠的,延新大學那一帶不是蓋了許多新公寓,我打算就住在那附近。以後烤好蛋糕點心,還是會帶來給你啊。」

        晟敏說完就先下樓了。

        神童繼續吃著剩下三分之二的南瓜派。每一口吃起來滋味都依舊香甜不膩,可每吃一口都令他感覺自己正在失去些什麼。

        他嘎嘰嘎嘰地踩著墨赭發亮的衫木樓梯板下樓時,晟敏已將消毒過的理療器材擺放整齊,給診療床鋪上新的床單。負責調藥的珉姨替負責包藥的萬叔綁好工作圍裙,他們齊聲向神童道早後又一起速速地整理桌面上的常用藥罐、秤子和搗砵器皿。櫃台掛號的護士拉開大門,彎下腰,把印有WELCOME字樣的大塊踩腳墊放到外頭。

        透過門口右側整片的落地窗望去可以看見車站,以及高起的月台。普快火車在車站月台稍作停留便駛離。

        站前雜貨店的老闆正在門口掃地;一輛貨車停在對街巷口,熱炒店老闆正和供應攤商盤點食材;幼稚園娃娃車播放著兒歌接走隔壁家的孩子;一會兒送報的朝門口丟擲兩捲報紙又騎車呼嘯奔走。

        這些情景神童看在眼裡是如此習以為常,而認為它們將會恆久不變才對。

        可是晟敏說,他要搬出去了。

        歯痒い。

        牙齒有些癢癢的。似乎有一小塊焦糖卡在齒縫底。

        神童以為自己可以不在意地拾起門前的報紙放到候診區的書報架上,走入診療室開始替陸續進來的患者們看診。

        然而那一小塊焦糖持續地隨他嘴巴出聲為患者診斷的張合振動磨著牙床。

        HAGAYUI。

        受日本教育的奶奶教的日文。事情無法隨心所欲而令人產生微小卻又極焦躁的情緒,就像牙齒癢一樣。

        戀愛也會令你牙齒癢喔,以後你就會知道了。奶奶小聲地說,臉頰瞬間變得緋紅如少女。


        奶奶是為了會讓牙齒癢的愛戀,甘願放棄一切從大城市嫁來鄉下小鎮的嗎?

        害羞時臉頰也會緋紅的晟敏,肯定不是有相同的理由才會隨自己回鄉的吧。


        欸,從結束才開始的愛戀能算是愛嗎?


        歯痒い。

        牙齒好癢。

        神童邊替患者把脈心裡邊有些煩躁地想。



        接近中午的時候,卡在齒縫的焦糖早已溶化,神童不再感到牙齦癢癢的,取而代之的是很痛很痛的感覺。

        他勉強地保持溫和泰然自若的表情替患者看診,事實上那痛感簡直快讓他聽不清楚患者的脈搏聲。好不容易熬到午休時間,雖然萬叔搗了點治牙齦腫的藥方給他抹上,還是止不住痛。

        「下午就先停診,哥快去看牙醫。該不會是因為一早就吃甜食才這樣吧,牙齦發炎得太厲害,臉頰下巴都腫了。」晟敏拿來冰袋敷在神童又腫又燙的臉頰,用比時低沉的語調說,「約診的我會幫你打電話取消,定期復健療程部份我來負責就好。」

        神童默不作聲地點頭,不敢也無法看晟敏的表情,只睨著眼看貼在頰上的冰袋。隔著濕濕的開始冒出水珠的粉紅色冰袋就是晟敏纖細漂亮卻很有力的手指頭,神童多麼希望它們能碰觸自己臉頰的指頭。冰涼的感覺似乎暫時壓抑住痛感,可是為什麼還是覺得很痛很痛?有那麼一瞬間,神童真擔心自己的眼睛也開始冒出水珠來。

        「我想鐘云中午應該還留在診所內,你現在趕快過去找他。」
        玟姨拉開大門,邊說邊對神童招手,外頭暖風呼呼向內吹拂,隔璧鄰居家午飯菜的味道跟著飄進門來。

        小鎮唯一的牙醫金鐘云是萬叔與玟姨的遠房姪兒,大神童一歲。這個小鎮基本上姓氏相同的都有親戚關係,而就算姓氏不同也不是親戚,小鎮上所有人們都還是相互認識並且常相往來聯絡,同歲代一起長大的人尤甚如此。

        「怎麼樣?沒有好一點嗎?還能走吧?」

        「人家是牙齒痛又不是肚子痛腿痛。」玟姨小聲斥責萬叔的大驚小怪,神童聽了忍不住笑出聲來。

        雖然很痛可是發覺自己還能笑那應該就沒有問題了吧。

        他把啪咑啪咑滴水的冰袋塞回晟敏掌中,比了個『我沒事』的手勢,然後起身去對街看牙。


        和晟敏是什麼時候認識的?確切的時間地點神童已不復記憶,也許是大學三年級上學期開學不久,在潮濕有霉味的舊教學大樓教室裡上"生命價值"通識課的時候 吧;放完暑假提著大包小包行囊離家,重新適應外地就讀醫學院的生活,每天除了往返教室與宿舍,什麼事都不想做的季節。神童回想著他的學校生活,發現似乎在 晟敏出現之前,他都是不快樂的。在他生長的小鎮裡,中醫永遠是比西醫更受人信賴與敬重,醫學院裡則相反,傳統醫療法被認為旁門左道、落伍、迷信的東西,不 僅不受重視,更常被帶有惡意與嘲諷的言語眼光歧視。神童現在想起那些學西方“現代”醫療法的同學們高傲瞧不起人的嘴臉,都還會感到一陣噁心,人為什麼需要 製造階級差別來顯示自己的獨特與優越呢?

        晟敏是護理系的新生,分組討論的時候兩人不知不覺湊在同一組。成份多為女孩子的護理系在醫學院裡 又自成一個截然不同的生命體系,初見識到時,神童總覺得有髮香、細語、笑聲源源不絕自其散發出來,但久了就漸漸能認清他們也不過是階級社會裡的一個團塊; 團塊份子的志向和發展約可分為兩大類:一、想辦法在醫學系(當然是西醫)釣金龜婿為重,喜歡打扮,選擇性地笑臉迎人,課業勉強維持就好;二、不屑前者的想 法,認為護理人員才是醫療體系的中堅份子,凡事都想和醫學院的(包括中醫)一較高下。

        當然,即使通過科學方法驗證的分類仍不免有誤差值存在,神童 自己用偏見約略分的就更不用說了,比如身為經學校統計護理系9%男性中的一份子的晟敏。一開始認識時神童實在無法分辨這個人到底是屬於親切還是冷漠的一 方,雖然看起來很清秀卻又很剛強,雖然總溫柔待人,柔軟得像能包容對方的一切,卻又彷彿有著任何人都無法進入與碰觸的禁地存在他身上。啊,不對,也許直到 現在神童仍無法分辨吧。

        「嘴巴保持張開不要動,我照張X光看看。」金醫師說著將感光片塞進神童嘴裡。
        冰冰涼涼的異物感打斷了神童的思緒,他僵直脖子維持下鄂弧度,定睛看著眼睛似乎還在午睡模式瞇得又細又長的金醫師快速地連按兩下拍照鍵。

        「你先到診療椅子上坐一下。」

        「欸,不好意思啊鍾云哥,午休時間還來麻煩你。」

        「要不是萬叔還特地過來交待我,我才懶得幫你開門咧。」他轉身將器材由小至大在不銹鋼皿裡排成一列,再回過頭來打開診療椅上方的探燈。




===TBC===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Baby mero

Siwonwon
Kibumbum
廢人is...

寫字的是一未

Author:寫字的是一未

About this blog
‧歡迎各位捧由親姑光臨~

‧基本上這裡是拿來無病呻吟妄想&放文用的。

‧所放之文都是泡菜國團體SuperJunior的同人衍生BL小說。

‧小說主要的演出人員:

崔始源x金起範。

‧偶爾也會有李赫宰x李東海

‧也有朴正洙與朴正洙的偽GL 83LINE

‧因為都是拙作所以雖然很感激各位駐足觀賞,但請勿外帶出去,感謝~

‧被看霸王文我很習慣了,不過各位有什麼意見感想願意分享給我的話, 請別害羞,盡情留言吧~(繁簡體,英日文都OK...唯獨泡菜文啊 = =;;;)

‧敲碗是OK的~但填坑是不定的~XD
Life Course
11 | 2018/12 | 01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Narratives
Feedbacks
Deep Structure
Connections
Lovely Stran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