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JA2Z】之B

Between timid and timbuktu




介於羞怯與遙遠之間





feat. 源範 fom SuperJunior

   
         
        「胖寶,你想起範是真的生氣了嗎?」
        胖寶沒搭理始源,自顧自地繼續緩慢蠕動白白胖胖的小身體在牠專屬的菌絲瓶裡吸收著營養。胖寶當然沒可能搭理始源,畢竟牠只是一隻始源和起範從山上帶回來的俗稱雞母蟲的鞘翅目昆蟲幼 蟲。雖然起範希望牠將來長成鬼豔鍬形蟲,不過反覆地對照『甲蟲王百科圖鑑』和『鍬形蟲V.S金龜子百科事典』的結果,胖寶將來長成獨角仙的可能性還是比較大。

        「小孩子本來就不可能完全照父母親的期待成長的嘛。」

        始源這麼說的時候被起範狠狠地瞪了一眼。不過他那時嘴角還有笑意,所以始源能判定他並沒有生氣。

        『甲蟲王百科圖鑑』和『金龜子百科事典』就放在書房裡櫸木訂製書櫃的最左邊一排,相鄰的還有『蝴蝶食草與蜜源大圖鑑』、『圖解版鳥類觀察事典』、『身邊雜草的愉快生存法』、『野生食用植物圖錄』等等,有關動植物生態的書籍都收在這排,這些書有些是買的,有些是去圖書館借的,有些是親友送的。

        始源很難去解釋自己怎麼能把這些書本名稱和存放位置記得一清二楚,卻怎麼也想不起來他找了一上午的水藍色Paul Smith袖扣到底放在哪裡。

        他原本想打電話問起範說不定能快點找到,結果就被罵了。

        「衣櫥裡放內褲的抽屜上面的小層架沒有嗎?你的袖扣、領帶夾不是都收那裡?」

        「就沒找到嘛。你有沒有看到我把它們擺在哪裡了啊?」

        「我怎麼會看到啊?我難道必須一直觀察紀錄你的一舉一動嗎?我是你的跟屁蟲嗎?是你的幫傭嗎?是你的管家婆嗎?吵死了!坐下!」

        「啊???」

        「我不是叫你坐下;你們這些臭小鬼不要叫了,給我坐好,再吵就沒點心吃了喔!」

        在一陣轟隆隆犬隻吠叫聲中,起範把電話切斷了。時間是早上十點過後,始源起床後約一小時,起範出門後約三小時。

        他們今日行程是這樣的:

        起範六點半起床,沒吃早餐,七點出門,預計七點十五分抵達附近出國玩的鄰居家餵狗,餵完了以後帶五隻狗去散步,散步回家後幫牠們洗澡,之後是自由時間,吃午餐、看報紙、喝咖啡、跟狗玩、閒晃,晚上六點餵完晚餐後回家。

        始源九點起床,之後是自由時間,吃早餐、看報紙、喝咖啡,然後開啟電腦接收和閱讀秘書寄來的工作簡報和下午四點開會資料,一邊準備晚上七點應酬要穿的西裝,中午把剩菜弄熱吃就好,預計下午兩點開車出門,回家時間則不確定。

        不知道起範和狗兒們散步愉快嗎?洗澡順不順利?
        始源整早上的心情都被兩顆遺失的袖扣,一通被掛斷的電話給搞糟了。如果要給他現在的心情狀態填上說明註腳,『我‧很‧難‧過』應該最為貼切。


        通常都是這樣沒錯吧,戀愛的開端總是興奮雀悅的。

        帶著點羞怯與不安地憧憬一切──對我笑一下好嗎?讓我牽住手吧!

        什麼時候該接吻?什麼時候過夜好?──揣度著付諸行動的時機;然後,心慌悸動於手的溫度、唇的觸感、早晨醒來彼此臉上的睡痕與細小鬍渣。

        可是,兩個人之間的中線越益模糊,成為『我們』,及他人眼中及所稱之『你們』的時候,心裡頭關於對方的怦怦然感覺也在不知不覺間成為一種揪著心的焦慮(對了對了,據說拉丁文的『焦慮』一詞本來就是指『揪住、縮緊』)──為什麼不笑了?為什麼將手放開?為什麼吻得如此淺而短暫?為什麼一沾上床沿就立即陷入睡眠?

        中線雖然模糊了,但兩人始終還是擁有不同心思,有時也會相互矛盾、爭吵干戈的個體,真令人感到痛苦。真希望可以不要再為小事紛擾。

        始源索然無味地嚼著微波好的隔夜菜,坐在廚房邊工作檯前的高腳椅上,默默地想。

        那種凡事都能夠淡定以對的生活,對他們來說,似乎還在很遙遠的彼端。


        院子裡這時傳來腳踏車輪咑啦咑啦的牽動聲,始源丟下保鮮盒裡的微波飯菜奔向客廳,推開落地紗窗向外探,結果是住在附近的起範他哥希澈。

        「喂,你們家桑椹掉滿地吶。門外路邊都是,騎腳踏車碾過怪噁心的。」

        桑椹樹是賣地和房子給他們的地主種的,很隨性無規劃地沿著院子矮籬笆,與龍眼、小葉欖仁、月桂、火刺木、無窮花、金露花等高矮參差的花木比鄰種植,每一樹種 都大約有十來棵。『大約』這說法是始源在用的,這些花木,起範不僅知道每個種類的正確數量,還以GUNDAM系列作的人物及機種幫它們一一命名;始源則一 個名字也記不住,在水泥叢林長大的他,能將這些花木的原名準確地對上它的樹形長相就很不錯了。

        「鄰居大媽已經摘了很多去做果醬,我們冰箱已經塞滿起範拼命打的桑椹果汁,可是還是一直長啊。不然哥你也摘些回家吧。」

        「現在?這麼熱,傍晚有空再過來。」
        希澈說完便又咑啦咑啦地牽著腳踏車離開。

        剛搬來時,始源對於鄉下人門戶不關,隨意進出各家串門子的舉動感到驚愕連連(譬如早晨被後院傳來的窸窣吵醒,一看竟然是對面住的阿婆穿越籬笆來摘野菜餵鵝),現在倒也習慣了。


        午後來院子打擾的不只希澈哥,還有兩隻橄欖褐色的鳥在草地上一跳一跳地撿食小蟲與果子。

        「你們可真幸福。」

        始源把落地紗窗關上,看著他們悻悻然道。起範在的話,也許就能告訴始源,那才不是什麼鄉下生活太悠閒吃胖了的麻雀,而是過完冬還賴著不走的侯鳥─赤腹鶇。


        他把保鮮盒洗好收上烘碗機層架時,沉默已久的電話終於發出了聲響,他急忙跑到轉角電話几旁去接時還差點將几上的便條紙和筆筒給打翻,可惜,液晶屏幕上來電顯示卻不是期待中的號碼。

        「嗯?請問起範在嗎?」
        雖然是男聲,可是軟軟甜甜的,一聽就知道是神童堂中醫診所的經絡物理治療師李晟敏。

        「他出門工作不在喔。有什麼事嗎?也許你可以打他手機看看。」

        「沒關係,跟你說也一樣吧。我這裡是神童堂中醫診所。」

        「嗯。」

        「申醫師他今明兩天臨時休診,起範預約的診療時間要取消或延後?」

        「暫時先取消好了。」

        「真是不好意思啊。」

        「沒關係,謝謝你的通知。」

        「不客氣,那再見囉。」

        「再見。」


        掛上電話,始源將打亂的便條紙和筆筒歸回原位,就在他準備離開前,他憶起了,上回應酬至凌晨歸來,他想去廚房喝杯水再睡經過這裡時,猛然瞥見起範站立在此的身影和那張氣鼓鼓的臉,以及,取代想像中迎面而來暴戾一拳的火辣的吻,被胡亂拽開的領帶,差點被扯掉的襯衫扣子,在喘息聲中墜落地板的袖扣。

        他彎身跪地往電話几及旁邊置物櫃底下探,兩個蒙著塵埃的無辜小傢伙果然滾倒在那裡。

        他伸手把它們給救出來,並且清理乾淨,慎重地別在袖口。他忍不住想笑,也難怪起範會沒看到袖扣是怎麼掉的。

        於是他站了起來,撕下一張便條紙,提筆簌簌簌地寫:

給起範,愛生氣的傢伙,袖扣我找到了。大老闆們很難纏,不過他們再怎麼樣也沒有你難纏,所以今天晚上我會盡量早點回家,可是請你別等我,早點睡。申醫師明天不看診,快想想空出來的時間,我們可以去哪裡玩。

        然後愉快地將便條紙貼在起範回家後習慣放鑰匙的櫃子上。

        他知道自己現在還不想走到能夠淡漠地冷靜看待一切的遙遠彼端,現在還想擁有許許多多幼稚不成熟、積蘊著橫衝直撞的情感的對話與愛。

        時間是下午兩點過後,始源拎著車鑰匙準備出門,起範也許正和狗兒們一起懶洋洋地享受陽光。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Baby mero

Siwonwon
Kibumbum
廢人is...

寫字的是一未

Author:寫字的是一未

About this blog
‧歡迎各位捧由親姑光臨~

‧基本上這裡是拿來無病呻吟妄想&放文用的。

‧所放之文都是泡菜國團體SuperJunior的同人衍生BL小說。

‧小說主要的演出人員:

崔始源x金起範。

‧偶爾也會有李赫宰x李東海

‧也有朴正洙與朴正洙的偽GL 83LINE

‧因為都是拙作所以雖然很感激各位駐足觀賞,但請勿外帶出去,感謝~

‧被看霸王文我很習慣了,不過各位有什麼意見感想願意分享給我的話, 請別害羞,盡情留言吧~(繁簡體,英日文都OK...唯獨泡菜文啊 = =;;;)

‧敲碗是OK的~但填坑是不定的~XD
Life Course
11 | 2018/12 | 01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Narratives
Feedbacks
Deep Structure
Connections
Lovely Stran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