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獸邏輯(四)===

4.

       
約莫下午三點,起範不安地反復掰折手機,像是在確認什麽似的。


        戲劇拍攝工作其實絕大部份的時間都在等待,等著場景更換,等著攝影機組、燈光就位,等著演員補妝、試戲…。若在平時,除了或蜷或癱在角落補眠外,包包裏裝的PSP和收納整齊的一疊遊戲,便會是起範在漫長等待時,消磨無聊的心之友人;然而此刻,心之友人們卻靜悄悄安穩地躺在幽黑的包包裏,完全被起範給遺忘摒棄,他頂著深深的睡意,卻無法平靜心靈闔上眼睛。明明“工作時不准打電話來”這規定是自己提議的,他卻忍不住一直死盯著手機螢幕瞧,彷佛要將它逼得發出響聲來才肯甘願罷休。班機抵達時刻已確認過了,晚上見面時刻也已確認過了,也都記在筆記本上了,但還是想早點早點知道,始源此時此刻是否已踏上和自己正跺步著的同一片相連土地。

        真的有那麽想念他喔?起範忍不住吐槽自己而笑了。也有可能是因爲希澈哥昨晚絮絮叨叨地說了一堆亂七八糟的話才讓腦袋也開始變得亂糟糟的吧,他邊想著邊來回輕輕撥彈手機按鍵。還以爲和始源之間,已超越過往曾歷經的青澀莽撞、爲了點小事就相互猜嫉爭吵的小情小愛,來到可以等待與被等待的信任關係。卻沒想到,原來還有佔有與被佔有這等層次需要突破。

        站到了梳妝鏡桌前,他伸手抓了抓那一頭僵僵硬硬,造型師設計的正宇髮型。似乎因爲這髮型,大家都說使得樣貌看來成熟許多;可是,這樣外表變得成熟的自己,崔始源會喜歡嗎?他好像從來都沒有說過喜歡或不喜歡自己的髮型、穿著打扮之類的事,不管瀏海放下來或梳上去,穿運動服穿西裝,鬍渣沒刮或乾脆留鬍子,他也都只是會傻傻地瞪眼睛一直看而已。起範想到害自己現在這麽想睡的禍首,昨晚硬拉人陪他一起看電影,用可愛點的說法像隻懶洋洋無尾熊,不可愛一點的說法簡直像隻恐怖八爪大章魚似地把自己當大枕頭抱的希澈哥,他那一頭飄飄軟軟的髮;雖然腰被纏得有點酸痛,可是被希澈哥抱著卻又很舒服,無論是聞著洗髮精與沐浴乳摻混在一起的香味,或是被柔柔的髮絲搔掠過頸項,被摸起來涼涼滑滑的細白手臂環扣著胸腹,手指被希澈哥細細的指交疊搵弄的時候,都舒服得腦袋朦朧朧地,就像夏天午後躺臥在有陣陣涼風吹過的吊床上將要入睡那樣。

        ──呀,小子你可別對我發情耶你。
        雖然希澈哥這麽說,但那一點也不是發情的感覺,起範知道的,愛情與友情(或許更像是親情)的差別;如果被始源這樣又抱又搔弄的話,大概會心跳加速得無法控制,全身燥熱冒汗像夏天正午站在沙灘上般想跳腳吧。

        可是所謂的愛情,撇開柏拉圖式的部份,身體沒有歷經實際『製造愛』的動作,真的可以長久地持續存在嗎?會不會有一天又變回友情呢?如何與始源展開那動作的時間點,起範至今仍無法確切地掌握,該不會是因爲自己不像希澈哥那般,全身都有著香香柔柔的氛圍包覆住的原故,所以不管和始源吻再久、再熱烈,都還是不會被他卯起來一個勁兒地推倒……

        ──有的時候主動點也沒關係啊,小傻瓜。“我很想要你喔,非常非常想!”跟他說啊。
        ──你都這樣跟韓庚哥說嗎?
        ──必要的時候。
      
        必要的時候…到底是什麽樣的時候?

        正式攝影前的準備終於完成,工作人員來催促演員們就位。起範慌忙地擱下手機,趕緊把腦袋思緒切換回工作模式。不久後,空無一人的休息室裏,擺在包包外袋的手機,傳出一陣細小的嗶嗶聲,是始源傳來的簡訊:「傳簡訊不算犯規吧?我已經到家了喔,超級想念你(愛心),晚上見!!!」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Baby mero

Siwonwon
Kibumbum
廢人is...

寫字的是一未

Author:寫字的是一未

About this blog
‧歡迎各位捧由親姑光臨~

‧基本上這裡是拿來無病呻吟妄想&放文用的。

‧所放之文都是泡菜國團體SuperJunior的同人衍生BL小說。

‧小說主要的演出人員:

崔始源x金起範。

‧偶爾也會有李赫宰x李東海

‧也有朴正洙與朴正洙的偽GL 83LINE

‧因為都是拙作所以雖然很感激各位駐足觀賞,但請勿外帶出去,感謝~

‧被看霸王文我很習慣了,不過各位有什麼意見感想願意分享給我的話, 請別害羞,盡情留言吧~(繁簡體,英日文都OK...唯獨泡菜文啊 = =;;;)

‧敲碗是OK的~但填坑是不定的~XD
Life Course
11 | 2018/12 | 01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Narratives
Feedbacks
Deep Structure
Connections
Lovely Stran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