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NDERLAND=== (源起愛ONLY)

(源起愛獨家)



        午夜過後,始源才回到家。他將門鎖上,門栓栓好。脫去鞋,端整地擺入玄關放鞋的層架。客廳裏還插著綫材,連接了游戲機的電視正開著,一片燈火通明,却不見任何人影。發亮的螢光幕中,被配上韓語的外國影集裏,棕發碧眼的男女主角對無人的空氣賣力上演愛情戲碼。始源將握在手中的鑰匙串,套到間隔厨房與客廳的 橱櫃壁上的挂勾裏,他探頭看看厨房,只有冰箱運轉發出的嗡嗡聲,空蕩蕩地,也沒人在;再把視綫移向另一頭,橫亙電視機與沙發間的長方型矮桌,兩隻凹凸不平、腰身被捏扁的啤酒罐,歪斜地、極端勉强地相互靠著,站立於桌子靠沙發的一方,旁邊黑色琉璃烟灰缸裏,堆疊了好幾支抽盡後被折彎的皺皺烟蒂。

        “
這小子。
       
揚手在面前揮了揮那根本散不去的濃濃烟酒味,始源揪起眉頭碎念,但語氣倒沒有特別慍怒或不開心。是在洗澡吧?他心想。

       
起範其實不喜歡一個人待在家裏,特別是晚上的時候,明明就不愛說話,可是却害怕過於安靜的氣氛(雖然他從來不承認);瞭解這點之後,始源便不再叨念起範總 愛把家裏所有燈打開,明明也沒在看,却老愛將電視機開著製造聲響,有時甚至連音響都要打開,是種浪費能源、不環保的行爲了。

       
尋找出夾在沙發縫的搖控器拾起,按下off紐,沿途關掉客廳裏的數盞燈,始源走向公寓最裏側的房間,邊將沉重的斜背包從肩上挑撥開來,放到房門旁的五斗櫃上。

       
房裏的浴室,斷斷續續地,有淺淺劃過水面的啪咑聲傳出。始源脫下沾染一整天外頭塵埃的衣服,丟到浴室門外的洗衣籃裏,自衣橱旁的鍛鐵衣架上隨手拎起T-shirts、短褲套上,浴室裏的人聽見外頭有聲響,警覺地問:「喂!你回來了?」

       
「是啊~我回來了。」
       
「回來幹麽不說一聲,嚇人吶?!」

       
「電視開那麽大聲,就算出聲你聽得到嗎?」
       
始源自言自語式地答道,從原本穿著的長褲口袋掏出手機和幾枚硬幣,將它們放上床頭櫃上頭。原想過去浴室前和起範講講話,思考良久,又决定走出房間,把自己塞進沙發裏看電視。一早出門,整天不停的工作已讓他感到非常疲憊。他無意識地拿起矮桌上雕有十字架花紋的白金打火機,以及紅色烟盒,搖了搖,抽出一支烟, 點燃。

       
始源不愛起範抽烟,可是看到作工精細好看的打火機却又忍不住買下當禮物送給他;始源自己也不愛抽烟,可是一個人在外工作煩悶焦慮時,却忍不住嘗試抽著起範抽的烟,讓自己以爲他就在身邊而感到安心。

       
抽沒幾口就因爲感到喉嚨痛而被弃置於烟灰缸邊緣的烟,製造著淡淡的灰紫色的小小雲霧。始源的手指頭有如罐頭食品加工廠生産綫上某一流程中的某種器材,機械 化地按著電視搖控器上的選台紐──重播好幾遍,看到都笑不出來的舊娛樂綜藝;沒什麽劇情,盡演些朝臣勾心鬥角、打打殺殺的古裝大戲;哭哭啼啼、吼來吼去的 老掉牙愛情時裝劇;主持人語氣浮誇不實,用詞俗氣,讓人永遠不知道爲什麽會有那麽多人會受騙上當而買東西的電視購物頻道……一個又一個地交替出現的節目, 看在他眼裏都只是一道道穿越雲霧、忽暗忽明帶有噪音的光束。

       
直到始源意識幾乎要快到達一片朦朧的零界點,手指也早已停止動作時,起範才洗好澡,穿著鬆軟軟的深藍色毛巾布材質浴袍,慢條斯理地走出來。

       
「我有聽到你在門外徘徊,想幹麽啊?」
       
起範打開客廳中靠近沙發的那盞立燈,甩著半幹的頭髮,邊說邊把手裏的毛巾拋向倒臥沙發上的始源。
       
起範低聲一喝驚醒了始源,他坐直了頽頽的身軀,在澄黃色的柔和光暈中,揉揉眼皮,費勁地使快闔成一條綫的眼,恢復原有的大小。
       
「才沒有想做什麽好不好,只是想和你說說話。」
       
眼睛大小好不容易恢復到原本四分之三程度,始源撿起跌到大腿邊的毛巾,示意要起範坐到身旁。
       
「怎麽搞的,你抽烟啊?臭死了,我可是剛洗好澡耶。」起範關掉沒人理的電視,向始源走近,邊坐下邊抱怨,可是還是讓始源替自己擦幹仍有些濕漉漉、不時有水 滴順勢掉落肩上的發。背抵著始源厚厚的胸膛,他感到心臟後方,多了另一個鼓動。肩上、耳朵旁,多了些重量和熟悉的氣息。
       
「呵,你怎麽不看看桌上這堆烟和酒是誰的杰作。跟你說過多少次了,烟少抽一點,對喉嚨不好、對肺不好;酒少喝一點,對肝、對腦袋都不好。」始源手掌稍微使勁,快速地搓了搓起範的頭髮,沒好氣地說。
       
「你管我。」
       
被始源這麽一說,還有像逗弄小狗似的搓揉,起範掙脫他抓住自己臂膀和腦袋的兩手,臉凑向矮桌前,看了看還未熄滅,剩下三分之一的烟,突然伸手抓取,將它放到唇間,再狠狠地吸起一大口烟霧,回頭吹向始源。
       
「呀!」
       
始源因爲自己這番突如其來的舉動而生氣驚訝地瞪大眼睛,却立刻又被烟熏得猛皺眉眨眼的模樣,讓起範差點噗嗤笑出來。要讓紳士始源生氣可不是件容易的事。這 算是日本人所稱的惡趣味嗎?起範很喜歡看始源被自己惹生氣的惱怒表情,一想到其它人都無緣見到他這副很猙獰又很傻的模樣,起範都要得意起來了,不過還 是故意扳起張臉,故作姿態地問:「對不起呢?」
       
「嗯?」
        “
該道歉的到底是誰啊!始源也知道起範老愛把逗自己生氣當游戲,然後背地裏露出頑劣孩子般的表情揶揄偷笑,所以努力告誡自己可別讓他得逞地壓抑火氣,只在心底吶喊。而他這次也不敢再把眼睛睜大,只將眉頭皺得更深地眯眼看起範。

       
「你回來晚了。」
       
起範簡短有力地說完這句,便再次把烟放入嘴裏,沉默不語。
       
「噢。」
        “
原來是這樣…”
       
眼看即將超過約定回家的時間,始源還撥了通電話給起範報備過──工作結束時,因爲拗不過東海、厲旭的邀約,所以就一起去吃點東西了,其它幾個工作人員也有 一起去,後來赫在與鐘雲哥也來了……雖然真的晚了很久才回到家,但在回家路上時也還再通過一次話……那時這小子回復說喔,好。的語氣不是很平靜嗎?怎 麽現在好象又在生氣?

       
始源從背後環抱著起範,一手托住他下巴,認真地掃視起範那不願意接受自己視綫而不斷游移的黑得發亮的一對圓眼珠,很想猜透掩藏在鼓鼓臉頰、叼著烟的彎嘴角,以及眼睛那滴溜溜的粼粼波光裏頭的真意,但很快地又决定舉白旗向他投降,放棄似地嘆了口氣,然後,將烟自起範的嘴邊抽離,取而代之地貼上自己的唇,和女人的柔軟濕潤截然不同,薄而乾冷的唇,有著恰到好處的硬度與力度,傳達會殺死人的酥麻溫暖至全身;起範閉上眼,靜靜地接受始源的道歉與安撫。

       
「講吧,不是有話想和我說。」交纏繾綣好久的唇舌終於分離後,起範雙手環過始源頚項,八個指頭交扣,兩枚大姆指抵著他短髮參差遮蓋、沁出些微汗珠的頸窩,尖下巴戳進他左肩膀,微微笑。

       
到底想跟起範說什麽呢?始源努力地回想──抱怨公司老安排些緊凑得令人精疲力竭,却怎麽也看不出實質效益的爛工作嗎?受不了因爲這些煩人的工作,說不定再 過不久可能又要和起範分開好長一段時間嗎?爲什麽總是必須將不去想是爲了什麽而忙碌當做日常?爲什麽要將分隔兩地當做日常?還是只是想說,因爲邊 吃宵夜邊看著赫在東海、鐘雲哥和厲旭他們,而變得非常非常想念一個人在家裏的他嗎?有好多的話想講,可是一旦進入了有起範存在的空間裏,什麽糾結的想法、 思緒,都不再重要了。在這空間裏存有的到底是什麽?始源也弄不清,這裏面的空氣明明就是那麽軟棉棉地,讓人也跟著隨時都可能像棉花糖般地融化,却又有著極堅實的密度,足以抵擋外界所有令人煩憂的物事。

       
「不知道耶,現在看到你,就把想說的都忘了。」

       
起範鬆開手,調整坐姿,定睛仔細地瞧著一臉倦容的始源,手指輕輕地來回撫過那一直看著却總覺得又瘦了的臉頰。「你看起來真的好累。」

       
「我很好。」
       
心想你不也一樣總是很累,難得才休假一天嗎?
       
始源緩緩牽引嘴角,擠出酒窩,像是努力要發出一個告知起範自己沒事,無需擔心的訊號般。

       
「不過既然知道我累,你這樣地挑逗我又是爲何呀…?
       
「我哪有?」
       
「浴袍半開,又貼我腿坐、又讓我吻,現在又挨在我身上的,不是挑逗是什麽?」目光撩動於起範浴袍領邊緣,始源的大眼睛眯成隻剩三分之一的程度,用低了好幾個tone的聲調說著。

       
起範似笑非笑地瞪向他,沒承認也不否認;始源瞥了瞥烟灰缸裏,再也不會有誰的唇需要它的、即將燃盡的烟,伸手將火星完全拈熄。

       
「走吧,去房裏等我吧,也不知怎麽回事,難道是年紀到了嗎,現在只喜歡在舒適的地方做耶。」

       
露出一整天來第一個發自內心的真實笑容,始源說。

 

===END===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其實當初在源起愛看到這個篇名的時候
我一直想起妳孫子在英文推薦專輯裡面的歌單
"your body is a wonderland"
我想說的是什麼呢?
是我腦子裡自動配上妳孫子對著孫媳婦比個大拇指"讚啦!"的畫面
(那什麼鬼畫面?!)

小瑪你說的是這個嗎? XDDDDDDDD
http://img79.imageshack.us/my.php?image=25836483kf6.gif

其實這篇的原始架構是我以前寫的J禁A2Z裡的W(onderland)
自從看了孫子推薦那首歌後
就很想寫他和孫媳婦版啦~

因為瀏覽器沒儲存密碼我現在才看到
那張圖太好笑了XDDDDDD

Baby mero

Siwonwon
Kibumbum
廢人is...

寫字的是一未

Author:寫字的是一未

About this blog
‧歡迎各位捧由親姑光臨~

‧基本上這裡是拿來無病呻吟妄想&放文用的。

‧所放之文都是泡菜國團體SuperJunior的同人衍生BL小說。

‧小說主要的演出人員:

崔始源x金起範。

‧偶爾也會有李赫宰x李東海

‧也有朴正洙與朴正洙的偽GL 83LINE

‧因為都是拙作所以雖然很感激各位駐足觀賞,但請勿外帶出去,感謝~

‧被看霸王文我很習慣了,不過各位有什麼意見感想願意分享給我的話, 請別害羞,盡情留言吧~(繁簡體,英日文都OK...唯獨泡菜文啊 = =;;;)

‧敲碗是OK的~但填坑是不定的~XD
Life Course
11 | 2018/12 | 01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Narratives
Feedbacks
Deep Structure
Connections
Lovely Stranger